亲爱的小说迷,不要忘记收藏同仁阁小说网哦!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!

第五章 火锅克苏鲁

    随着话外音响起,周围场景起了变化,一座大山拔地而起,山面是古老而阴森的石雕,山隙中流淌着滚烫而猩红的液体,它们在吟唱、它们在尖叫。

    宁如斯头皮一痛,二话不说,先给自己加了个净化术,疯狂的呓语降低,头皮层上大量的‘肉瘤’消了下去。

    同时三个光团落在其它三人身上,让这些几近晕厥的普通人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同时古老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——‘祈祷’还是‘不祈祷’?

    宁如斯被一片战斗声吸引,只见山壁的另一面,两个老带新社团已经混战成一团,‘一线收容团’的十人组直扑白翎羽所在的医生联合会。

    看来扑街社团也有扑街的好处,没人觉的自己这几个普通人会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“游戏规则就是防止这些老油条以大欺小,欺负新生可是会吃亏的,”冯雪纺冷眼看着书上的画面,生肉、脑、骨髓、血液、动物尸体,在它们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锅状祭台,台面上有三个古老而邪恶的符号,难以描述的液体正顺着符号涌入。

    而在祭台四周,是围绕一圈、手臂舞动的苍白人体。

    “有选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三个,是那个收容公司资助的苍白社,他们似乎对于收容很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冯雪纺翻开另一页黑书,书页上记载的是肚皮切开的模糊人体,另外四个人正手拿刀叉在做进食状,模糊人体的眼睛是睁着的,还在移动,似乎拼命想要给其它四人提醒,但是其它人麻木不仁中还带着一丝邪笑。

    “啧,看来又是个皮包公司。”

    钞能力社团的五个人中,有两个半已经成功扑街,意识还清醒的除了顶人头的外卖小哥,就只有宁如斯了,小黑浑身都在冒着焦烟,还有一种煮熟的热气。

    此外,古老的光芒亮起,岩浆在沸腾,山中烈火在咆哮,刺鼻的气味汹涌。

    小黑还残存着几分意识,艰难道:“我选祈祷!”

    几乎话音一落,小黑脸上就多了一丝诡异的亢奋,通红的脸上不时渗出血珠,然后和皮肤一块缓缓融化。

    “很诡异的感觉,仿佛抽走了我身体某种感官,但我并没有影响到理智,只是呼吸越发困难。”

    宁如斯知道小黑这是在提醒自己,只见他颤颤巍巍的摸出一个黑色小瓶,然后从瓶中倒出黑色液体,并在手背上绘了个五芒星,同时捂住脑门,同一时间,眼中闪出红光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山腹中滚热的红汤,它在溢出,如果我们不快点判定,就会迎来游戏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宁如斯指着对方手上的小黑瓶,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老欧比较流行的一种魔水,能让普通人体验到类似精神污染的效果,后果并不严重,常用于刺激游戏中。”

    “歪果仁真会玩,”宁如斯吐槽了句,“那我选择不祈祷。”

    然后在下一刻,宁如斯感觉进入一种精神恍惚状态,好似有几个身穿黑袍的祭祀正拿着剃刀在割自己的小腿,然后把骨头剔出来,放在锅状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滚出来!!”

    宁如斯暴喝一声,背后虚幻之门打开,横亘黑暗的无边晶壁上,无数晶体丝线射出,一下子将黑袍祭祀射穿,同时恍惚状态消失,看向小腿,腿上没有一丝伤害。

    ‘所以无论是选择祭祀,还是不祭祀,最后都是躺枪,这考验就是在玩我们?一直玩到最后,谁能抗的住的,谁就能成功?’

    ‘双向的选择其实是两条通关路径?’

    宁如斯转头看向小黑:“你还撑的住吗?”

    小黑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火锅城楼顶,学生会成员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人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选的是清汤锅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选的是麻辣锅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选鸳鸯锅的还是多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几个医生有点意思,他们好像发现这游戏是怎么玩的了。”

    冯雪纺头也不抬的将黑书翻到了白翎羽那一页,只见邪恶而诡异的图像上,一个人躺在祭坛上,四个模糊的人影正拿着刀叉在做切割,切出的肠子变成毒蛇,肝脏变成植物茎块、红肉变成白肉,仿佛跳过‘祭祀’这一步,自己成了‘恶神祭祀’。

    冯雪纺嘴角勾起:“自己上菜,是要比服务员上菜快么,而且神秘医生的‘异常手术’,直接将普通火锅换成了猪肚鸡锅,吃煮锅就是比涮锅快么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游戏包含着‘祭祀’‘奉献’‘取舍’‘召唤’,但说到底,这就是一个比谁吃火锅快的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看,老祝发威了,这家伙在‘一线收容团’混了那么久,别的本事没学到,坑人的本事倒是无师自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翎羽四人正在做‘异常手术’,手术刀虚划,躺着的那位身上,‘外质’不断从眼耳口鼻中流出,好似‘癫痫’一样颤抖着。

    这是‘怪异寄生’,将异常规则吸入自己身上,然后自己对自己手术,这只有‘内科’的神秘医生才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神秘侧的‘内科’,是盒子之内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山间小道上,一位黑袍祭祀缓缓走来,他踩在一个正四方形,充满雪花符号的石头,冷笑道:“吃那么快干什么?放慢点,多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黑袍祭祀掀开头罩,露出老祝的面孔,他双手虚伸,几乎同一时间,无数血色麦芽从‘手术者’的身上涌出,肉体一下子干瘪起来,四人‘切割’的速度顿时慢了一半。

    有两个‘神秘医生’手都不稳当起来。

    锤炼者第二阶,肌肉患者的能力,让每一个细胞都涌动着异常,孕育异常,释放异常。

    一个神秘医生咬着牙就要和对方PK,白翎羽连忙抓住他,摇头冷静道:“我们好不容易弄清了‘病理’,这时候打架,会被游戏规则排斥,他一个二阶特职者,就是想兑我们三到四名队友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的战斗表明,谁先出手,谁就是在破坏‘恶神’的仪式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喝酒吗,我来喝!”

    白翎羽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,双手握在‘麦芽’上,几乎一瞬间,身上每一个毛孔挤出了绿色的绒毛枝干,酸麻痛痒的感觉同时爆出,这同样是在施展怪异寄生,吸收对方刚刚释放的异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虚幻大门打开,无数的晶丝将二人团团环绕,不时有晶丝莫名其妙的断折、破裂,这是异常规则涌动的征兆。

    宁如斯手中的‘食欲’间或响起,颗颗子弹打在一只内外颠倒的黑牛身上,牛身表面挂满了毛状囊体,每一个囊体一呼一吸间,都喷出一股焦烟溶液。

    不过每当这时,宁如斯都会打起响指,让溶液偏离,随着囊体的不断破裂,那只怪牛终于忍不住,巨大体型携带着强悍的重气势,向二人撞去。

    宁如斯嘴角一挑,朝着对方方向虚抓,背后大门中的‘死人槛’寒气滚滚,然后在下一刻,一道冰门槛拦拔地而起,在牛前方。

    这怪牛条件反射性的跨了过去,然而就在同时,牛眼一呆,浑身被寒气覆盖,砸入地面,牛身四分五裂,大量污血从冰块中化出,只剩下絮状肝脏物。

    死人槛的‘死亡门槛’。

    ‘当你不祭奉神祗,神祗的怒火降下了邪恶黑牛,它能腐蚀你的肠胃、破坏你的肝脏,让你承受赤裸裸的虐杀和疯狂。’

    “不就是吃个毛肚么,用得着这么文艺,”宁如斯撇嘴。

    在火锅城中考验,如果猜不出这次考验跟火锅有关,宁如斯真的可以把脑袋放火锅里煮了。

    而且享受了四五次‘恶神的愤怒’‘恶神的赏赐’后,他也大概猜出了规律。

    “你还撑的住吗?实在不行就放弃吧!”宁如斯担忧的看向小黑,小黑浑身像被凌迟一样,肚皮憋了一块,那是胃把贡献给了‘恶神’。

    虽然环境是虚假的,伤害是虚假的,但是感觉却是真的,宁如斯真的很难想象,是什么样的毅力才能让小黑这一个普通人忍受这么强烈的痛苦,他又没‘死过千百次’。

    小黑满头大汗的摇了摇头,虽然五官已经融化,但依旧可以看出他的表情,“我没有灵能,感知不出规律,但是我已经看出来了,最开始的‘恶神祈祷’选择了不同方向,那双方就要共同努力,不然少一个人,速度就会变慢一半,你没有其它帮手了。”

    白表姐和郭社长一开始就gameover,外卖小哥更是早就说好袖手旁观,宁如斯的确没有其它助手。

    ‘我已是那场盛宴的主角,纵使粉身碎骨,已晓绝望之欢乐,在这盛满岩浆和骨汁的世界中,恶神捞地海捡起我的碎片,将我安放在她富有营养的篮子中,照料和关切我,总有一天,我会在她的怀中孕育,将我重新带回到这个世界中。’

    热切而朦胧的山谷中,一条长道裂开,红色的邪恶的图案表记在山壁上,宁如斯知道,又是‘祭祀’的时间了,祭祀者享受苦难,而背神则承担疯狂,这是游戏的两条规则,无法违背。

    小黑一脸壮烈的、颤抖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宁如斯沉默了片刻,突然吐槽了句:“点个鸳鸯锅而已,气氛这么严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在他眼皮上的灵视晶片中,可以模糊的看见火锅上冒着热腾腾的白气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逼我作弊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网站地图:玄幻小说 - 仙侠修真 - 都市言情 - 历史军事 - 游戏竞技 - 科幻小说

Copyright 2002-2013 同仁阁小说网 版权所有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